天天就是天天

甜死了

更图用石油城:

【周江】2017上海卷

发奋努力填坑惹,条漫选了上海卷的《预测》,非常不好意思的跑题型选手闭眼流泪……

个人画同人激励自我的口号是,甜,摄取糖分是我的头号目标【。腐向摸的基本都是小甜饼吧…

荣耀是动画截图,P2大厦P3火锅都是借用素材

然后,之前删掉的江苏卷pixiv链接↓【感恩感谢,背后注意,补药随便点

2017江苏卷车车

跑题型选手脸皮非常薄地下线遁了!!!!!!!太不好意思了!!!!!!!!!

统一说明,车是pixiv的链接,需要登录账号才能看,不再单独回复

【粮食向】周泽楷不是一般的帅

哈哈哈,我的小周帅上天!

谦和:

而是帅到天昏地暗帅得天地失色帅出天圆地方。




 



  • 周泽楷中心粮食向。


  • 终于忍不住夸一波楷楷,然后就要开始肝稿地狱了【手动再见





凌晨两点,轮回战队负责留守的一众主力队员们围坐在一台电脑前,气氛凝重得犹如总决赛前夕。


“所以小周觉得,出国打比赛最大的问题是——”江波涛说,“你太帅了。”


电脑显示屏上周泽楷委屈地点了点头,苏黎世酒店房间的背景里孙翔正坐在床头研究剃须刀。


吴启扶额:“队长,你这样在外面是会被打的。”


和周泽楷位于同一空间的孙翔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坐过来加入谈话:“帅怎么啦?”


周泽楷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让出位置:“麻烦。”


“不会啊。”方明华安慰他,“长得帅是好事,单纯往那儿一坐就特别下饭。”


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又看不到。”


……


“不是,队长你帅了这么多年,为什么突然开始发愁?”杜明疑惑。


周泽楷低下头噼里啪啦操作了一会儿,发了个文件过来,然后松开鼠标绝望地靠着椅背凝视天花板,孙翔一脸懂了的表情坐在床边刮胡子,那头的五个脑袋凑过来一看——


江波涛捧读:“《采访轮换制度安排表》?”


“太残忍了。”吕泊远感慨,“队长连中文都不想多说,还要逼他用英文接受采访?!”


江波涛冲周泽楷摆摆手以示安慰:“帅者多劳嘛。”


周泽楷脑袋垂得更低了。


 


长太帅这件事从小就困扰着周泽楷。


当然,在个子还没有成年人腿高的年纪,小孩子还很难用帅来形容,正确的用词是“好看”。小时候就特别好看的周泽楷小朋友没少被邻居捏脸,多年后他仍能想起当初被一群怪阿姨围住抢着要抱抱的绝望。


等未来的枪王大大幼儿园光荣毕业,正式踏入学校,情况也并没有好上多少。随着年龄增长,他开始玩儿命地长个,很快长成了又有颜又有身材的标准小帅哥,堪称整个中学的一股清流。


除了硬件设施以外,周泽楷的成绩也一直不错,因为学习是个避免和他人交流,委婉拒绝女生表白,消磨闲的没事干的大好时光的好方法。而后来他找到了更好的方法取代学习文化课程——不必纠结于繁杂的谈话,无需费心于人与人的复杂关系,单纯地将热情从指尖肆意挥洒,同时没人能看到他长什么样,而事实证明周泽楷仅靠实力就可以帅得一塌糊涂。


这个方法就是荣耀。


后来从三次元帅到二次元的周泽楷加入轮回战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职业选手,凭借帅到不行的实力和帅破天际的外表,成为了无数男人和女人的梦中情人。


再后来,轮回老板找到他,说:“小周啊,你看这个广告台词……”


周泽楷心里苦,但他说不出。


 


孙翔刮完了胡子,举着吹风机坐回周泽楷旁边:“其实国家队有随行翻译,就是麻烦,没人想天天被采访。”


“那这安排也太不公平了。”江波涛看着文档为自家队长深掬一把同情泪,“‘比赛有突出表现者优先参与采访;无特殊情况时,喻文州和周泽楷通过抛硬币抉择是否参与采访,剩下的队员抽签补满名额。抽签由英明神武公平公正的领队执行。’这是谁定的啊?”


杜明说:“一看就是英明神武公平公正的领队定的……”


周泽楷不高兴:“不是。”


“啊?”


“事实上,”孙翔顶着一头被吹成鸟窝的乱毛蹭到摄像头前,“是除了咱们队长外的所有人一起定的。”


江波涛无奈:“喻队是国家队队长,二分之一的中枪几率也就算了,小周也二分之一……”


吴启说:“真不愧是枪王啊,躺枪也是枪的一种。”


周泽楷隔着屏幕使劲瞪他。


“所以帅也不全是好事情。”说着吕泊远拍了拍杜明。


“拍我干嘛?!”杜明炸毛,“不过太帅确实不好,女朋友绝对会担心你出轨。”


周泽楷无言以对。


吴启说:“或者出柜。”


周泽楷欲哭无泪。


“然而。”江波涛提醒杜明,“首先你需要有一个女朋友。”


 


作为职业联盟的看板郎,荣耀界的颜值巅峰,周泽楷拥有着数不胜数哭着闹着要给他生猴子的粉丝。在轮回主场的比赛中,观众席上往往会爆发出有组织的口号和欢呼。一般来讲,男粉会气势磅礴地喊:


“社会——我楷哥!人帅——话不多!”


而一众女粉则会尖叫着挥舞起金灿灿的横幅,上书:


“楷楷老公!玉树临风!枪王出手!马到成功!”


然后轮回粉丝全体一起尖叫:


“右荒火!左碎霜!一枪帅得响当当!!!”


周泽楷觉得这样真不好意思啊,但还要保持微笑。


 


回到俱乐部后迎接周泽楷的往往是放在门房成箱的粉丝来信,其中百分之八十是女粉丝发来的表白信,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是男粉丝发来的表白信。让周泽楷一封一封回信还不如给他一枪,但毕竟是粉丝的心意不好随意丢掉,于是这些大箱子就都被他认认真真地搬上楼,仔仔细细地塞到了自己的床底下。


等到第六赛季和江波涛相熟之后,周泽楷欢天喜地地把一个装满情书的大箱子塞给了他。


一旁的方明华大惊失色:“队长你这个告白的方式不对啊,怎么能用别人写的东西呢!”


周泽楷尴尬。但江波涛不愧是周泽楷说个“嗯”就能猜出中午他是想吃条头糕还是小笼包的男子,迅速地理解的轮回队长的苦衷。


“小周,是不是你床底下箱子放满了?”


事态在第九赛季已经发展到了轮回宿舍所有人床下面都堆满了装着粉丝来信的箱子的地步。


 


吕泊远说:“这么惨无人道的规定,队长你怎么不反抗一下!”


周泽楷用眼神谴责他的强人所难。轮回一众队员只好转而指责一旁吹完头发开始剪指甲的孙翔:“你怎么也不帮忙啊?”


“这其实是经过一场非官方比赛决定的。”孙翔说,“大家一致认同的选择办法是来一场多人混战,活到最后的三个人包揽一切采访。”


 


叶修吆喝:“好了好了,现在各就各位——”


“威特呃迷你特。”黄少天打断他,“你怎么不参与啊?”


“哥是领队,领队懂不懂?就是你们的家长和监护人,只有在你们捅娄子的时候才需要被叫到老师办公室接受拷问。采访这种脏活累活不到关键时刻我不上。别聊天了,数到三比赛开始——”叶修打了个响指,“三!”


……


从训练室到游戏里都一片寂静。通常情况下,这群一个比一个精明的大神们是非常明白先发制人的道理的,抢占先机往往意味着掌控节奏,在对战中压制对手。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在默默呐喊着:各位行行好先让我死出去!


周泽楷和黄少天算是例外。周泽楷的内心冒出的呐喊是简短的“打我!”,而黄少天……黄少天并不想死出去,他还想参加采访呢。


然而天不遂人愿,游戏中的僵局并没有持续多久,方锐就振臂一呼:“为了国家,先把黄少搞死啊!”紧接着一呼百应,同时夜雨声烦本着“你们不让我舒服我也不能让你们开心好吧那本剑圣就不还击了你们想死死不了”的原则被一波带走,光荣牺牲。


把黄少天送走之后,战况又陷入僵局,众人纷纷开始走位,但就是没人发动攻击。混战的选图是一片颇有中国古典气息的宫殿群,职业选手们操作着角色绕着柱子和雕花大门捉起了迷藏。


“喂喂喂,你们这是消极避战啊,快打起来。”叶修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时,喻文州突然操作着索克萨尔一个变向,燃烧箭矢冲着离他最近的生灵灭就烧了过去,顿时黑色的火焰蹭蹭窜上了机械师的肩头。


肖时钦努力忍着下意识躲开的反应忍得很辛苦,继而他迅速明白了喻文州的良苦用心,怀着感激之情朝术士来了一发机械空投。喻文州满意地回敬了一波诅咒之箭,肖时钦贴心地等待索克萨尔读条完毕后才放出自爆小机器人。


两位战术大师起到了良好的模范带头作用,一直专注于划水吃瓜的神级角色迅速开始两两组队团结互助,精打细算地砍起了彼此的血条。而肖时钦和喻文州因为下手早,血条很快见底,正准备愉快地双双阵亡——一阵白光闪过,俩人的生命唰地一下提了上来。


石不转拎着十字架去救别人了。


“太绝望了。”喻文州说。


肖时钦点头:“从来没有这么不希望被治疗加血过。”


“操!”唐昊崩溃,“张新杰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啊!居然给我圣言回复!”


“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开大招啊!”李轩惨叫,“圣治愈术的治疗量我承受不来!”


“给我来个干脆的神圣之火吧!”


……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楚云秀拍板,“把他也弄死吧。”


 


就在张新杰凭借自己的实力达成第二个出局的时候,宫殿里突然天摇地动,一个巨大的红色柱子徐徐倒了下来,穿着灰色风衣,头戴黑色礼帽的颀长身影以决绝的姿态毅然站在石柱即将倒下的位置上。


张佳乐急了:“不好!周泽楷要背叛组织!”


一枪穿云视死如归地站在原地。刚刚众人忙着集火石不转的时候,向来只做不说的周泽楷默默操作着神枪手狂射柱子。一番努力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眼看着阴影遮住了他的身形,红艳艳的顶梁柱在视野里放大再放大……


然后他就被气功师一个捉云手揪了出去。方锐使坏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沐雨橙风和百花缭乱飞着枪就往柱子上撞,不管距离远近所有人都使劲浑身解数往过赶,但求能及时被柱子压死。


再然后,随着承重倒下,宫殿塌了。


被捉云手抓走,又被鬼斩吹飞的,此刻唯一站在宫殿外的一枪穿云,望着列表里一片灰下去的头像,内心是崩溃的。


 


吴启鼓掌:“国家队太会玩儿了。”


孙翔说:“其实还试过其他花样,比如刚到B市那天我们试了试随机交换账号卡的大混战,还有后来一个人操作键盘一个人负责鼠标的玩法……”


周泽楷瘪嘴:“跑题了。”


“呃。”孙翔挠头,“题是什么来着?”


江波涛提醒众人:“小周太帅了。”


吕泊远一拍杜明的大腿:“啊对,这个问题,队长当然帅了,你们难道还见过比他更帅的姓周的人?”


孙翔抢答:“周瑜!”


“……历史记载不算,连个照片都没有。”


孙翔仔细思考了一会,举手道:“周恩来!”




-END-